2017,感受法治的温度(盘点2017)

2017年12月27日08: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2017,感受法治的温度(盘点2017)

  编者按:2017年的日历还剩下最后几页。回首2017,这是充满机遇,也充满挑战的一年。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这向往中当然包含着公平、正义、民主、法治。民法总则获得通过,人的尊严与发展有了法律的保障;法院破解执行难,法律权威得以捍卫;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公共利益的“绿地”有了司法力量的保护;叫停奇葩证明,彰显着法治政府建设的决心与信心;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专业独立的法律服务给社会带来了更大价值。法治所散发出的光芒,照亮了我们每一个人;法治所传递出的温度,也温暖着我们每一个人。

  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每个人都看到了更美好的未来。美好未来,需要我们用双手创造,也需要我们用法治护航。

  全面依法治国任重道远;法治中国的明天,必将更美好。

  拖欠的工资拿到了

  本报记者 徐 隽

  “人找到了,过来领钱吧。”张亮(化名)记得很清楚,5月19日,他接到了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孟凯锋的电话。这个电话让张亮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很复杂。

  故事还得从2013年5月说起,因就职的公司拖欠工资,张亮跟同事一起起诉到法院。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骆某在法庭上与员工们达成调解协议,信誓旦旦说马上支付,但出了法庭,张亮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张亮等23人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接待他的法官叫孟凯锋,30岁出头,很热情。张亮和同事们将知道的线索都提供给了法官,孟凯锋一条条进行核查。但骆某在调解前就做好了准备,公司账户里只剩下9万余元。

  孟凯锋没有泄气。张亮随他去过两次原来工作的地方,已经挂上别的公司的牌子,没有认识的人;公司的注册地也是如此。

  孟凯锋觉得情形不对,立即到工商局查封了公司的工商档案,还依法查封了公司控股的几个公司的股权。

  工商档案和股权被查封后,骆某给孟凯锋打过电话,说是影响公司经营。孟凯锋要求他提交书面申请,骆某便恨恨地挂断了电话,此后也再没接过电话。

  张亮的一些同事对孟凯锋和法院有抱怨。孟凯锋再三表示会继续追查,但是张亮和大多数人一样,都觉得这件事情可能就这样不了了之了。谁也没想到,被拖欠的工资还能追回来。

  今年5月22日,张亮拿到了被拖欠的20余万元。孟凯锋只是匆匆核实了一下张亮等人的身份,具体的情形没有详细说就被叫走了,张亮甚至来不及说声谢谢。

  这笔钱是怎么追回来的?法院的人说,孟凯锋从来没有忘记过给大家讨回工资。这次能找到骆某,是因为海淀法院与公安机关建立了联动机制,孟凯锋首批就把骆某的信息通报给了公安机关。骆某买火车票的时候,公安机关把消息通报给了法院。孟凯锋跟北京铁路公安处、西站派出所提前联系好,凌晨就在北京西站候着,等骆某的火车一到站,孟凯锋就带着法警直接上车把人抓了。骆某开始还很嚣张,一口咬定自己没钱,孟凯锋当机立断依法把骆某拘留了7天。孟凯锋还做了许多工作,不然骆某不可能这么快还钱。

  “感觉法院心里有我们这些受害人,一直在想办法帮我们要回血汗钱。”张亮说自己不太会表达,在电视上看到孟凯锋法官的时候心情很激动,“遗憾的是来去匆匆,没给孟法官送个锦旗。”

  截至今年9月,累计公布失信被执行人861万例,限制1169万人次购买飞机票、高铁票等

  4000吨垃圾搬走了

  本报记者 邵玉姿

  冬日午后,走进福建省福州市长乐区古槐镇感恩村,小溪从村中流淌而过,溪旁的泥土地里绿意萌发,不时引来几只白鹭栖息。微风轻拂,村民曾锦章驻足溪旁,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垃圾成山、臭气熏天、蚊蝇肆虐,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这是长乐区检察院民行科科长李茂泉第一次来到这里时看到的景象。3月初,接到群众反映,长乐区检察院检察长陈勋马上带领检察干警实地查看:两米多高的垃圾山,占地3亩,一旁的崔塘溪里垃圾漂浮、水质发黑。

  “臭也就算了,灌溉用水都污染了。”村民老郑的稻田就在垃圾山旁,一到雨季,河水就会漫过,把垃圾冲向稻田,“刚插下的秧苗全死了”。

  了解情况后,长乐区检察院立即向古槐镇政府发出行政公益诉讼诉前检察建议,要求“及时转运处理生活垃圾”。还不到一个月,检察院就收到了镇政府的复函,称“生活垃圾已清理整改完毕”。

  可当李茂泉回访时,却发现大部分垃圾都只是作了简单覆土处理。环保专家表示,这样处理会使土地、地表水和地下水受到严重污染。

  9月22日,长乐区检察院再一次发出检察建议,并做好了就该案提起行政公益诉讼的准备。

  “提起公益诉讼的目的,就是要尽快解决垃圾山的清理问题。”长乐区检察院副检察长陈诗端说,“我们尽量多采用诉前督促程序促使行政机关履行职责,不到不得已的时候,尽量不提起公益诉讼。”

  考虑到镇政府存在诸多困难,在福建省检察院的指导下,长乐区检察院首次尝试组织案件利害相关人和涉及的职能部门举行诉前圆桌会议,通过多方合力推动快速整改。而这一次尝试的成效很快就得到显现:由古槐镇政府主导,区住建局、农业局、环保局等多方通力协作,仅17天,4000多吨垃圾全部转运垃圾填埋场处理。

  “等明年种上树就更好了。”曾锦章笑眯了眼,不远处,垃圾转运车正在新建起的垃圾转运点清理当天的生活垃圾。现在,感恩村家家户户都安上了垃圾桶,环卫人员每天清理,再由转运车“打包”送往垃圾焚烧厂。

  溪水清清,老郑的稻田也不会再遭殃了,“村里还计划着明年端午搞一次赛龙舟呢!”崔塘溪旁,垃圾山的“迁移”腾出了近一米宽的水道。

  今年7至10月,全国检察机关共发现公益案件线索8320件,立案4597件

  被骗的钱追回了

  本报记者 孙 振

  工行账户刚收到119万元,还不到半个小时,便通过19张银行卡层层转账一空……接到报案后,110接警中心紧急将信息反馈到安徽省反电信诈骗中心,进行账户冻结。从接案到紧急处理冻结,同样是不到半个小时,119万元如数追回。

  走进安徽省反电信诈骗中心,记者看到:偌大的显示屏不断滚动着各类诈骗警情的跟踪监测;大屏幕下,派驻中心的银行工作人员正在对涉案银行卡即时查询、紧急止付和快速冻结;通信运营商这边正在实时关停、阻断诈骗电话号码及涉案网站、伪基站。

  “多方联动,协同配合,才能切断犯罪分子的不法行为。”安徽省反电诈中心民警周永松说。以前,被害人发现被骗后报案、做笔录,民警层层申请报批,拿文件到银行所属分行盖章,完成相关手续后,才能止付。一圈下来,钱早就被取光了。

  如今,多家银行都派员在中心办公,接到举报,通过收款账号,层层筛查去向,第一时间就能做账户止付、冻结。周永松说:“我们还与32家金融机构及52家第三方支付公司建立了渠道,一个电话就能立即查询、冻结、止付。”

  不止案发后的紧急处理,事前事中的发现监测,中心也在多方联动配合中严防死守。

  不久前,警方处理的另外一起案件就是这样的情况。国际通话持续了两个多小时,被害人朱某却还在说个不停。警方发现疑点后,对通话依法实施了监控,发现对方正在冒充公检法人员实施诈骗。移动通信公司工作人员第一时间对被害人电话进行了保护性停机。

  “怎么欠费了?”不明所以的朱某赶紧交了电话费,又恢复了通话。

  “这边通信公司马上根据电话的实名信息,查询到受害人朱某的住址,并和其家人取得了联系。”周永松介绍,当时中心联系淮南市公安局派民警紧急出动,到朱某家发现没人,又在附近的银行排查,最后在朱某家附近的工商银行找到了朱某。

  “朱某已将5张银行卡的存款都转到了一张卡里,正准备汇给诈骗分子。”周永松感慨,如果晚到几分钟,朱某的积蓄就都得打水漂。

  今年以来,全国公安机关共破获电信诈骗案件7.8万起,同比上升55.2%

  30万遗产到账了

  本报记者 魏哲哲

  “就在上周,我母亲的30万元遗产已经全部到账了。”12月21日,记者在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法律援助中心见到了17岁的赵强(化名)和他姑姑,两人显得很满意。

  原来,赵强3岁时,父母离异,他跟着奶奶一起生活。2016年8月,赵母因为白血病治疗无效去世,继父因为财产继承的事儿心里起了疙瘩。“他开始就特别抵触。”赵强说,因为奶奶年迈,生父又外出务工,无奈之下,就跟姑姑一起向法律援助中心求助。

  “案件处理非常曲折。”承办律师宋俊萍回想办案经历感叹,“赵强只知道母亲病逝,可手里既没有母亲病逝的证明,也不知道母亲再婚后的财产状况。”去年9月27日,宋律师接到金水区法律援助中心指派后,积极沟通了解具体案情。“结合案情和办案经验,觉得通过诉讼继承遗产存在很大的困难,所以尝试采取调解的方式与对方沟通。”

  “他母亲生前没留下话儿。”果不出所料,赵强的继父坚决不同意分割遗产。“去年10月,我到他继父的工作单位面谈,从法律角度、情感角度坦率地说了赵强的继承问题。”宋律师说,虽然对方仍然拒绝分割财产,但这次谈话使她了解了双方存在的误会,也初步掌握了赵母去世前的财产状况。

  调解不成功,案子就只能走诉讼渠道。“首先是我母亲的死亡证明问题。”赵强说,由于母亲的身份证原件不在自己这里,即便用自己的身份证、出生证去医院,也没办法调取到母亲的住院病历。案件一度陷入僵局。

  经过一番周折,今年5月,宋俊萍通过殡仪馆查到了赵母的火化记录和死亡证明底联,案件才总算有了转机。

  拿到立案通知书后,宋俊萍马不停蹄地跑房管局、车管所等,查询了赵母的房产、车辆等信息,又向法院递交调取证据申请,查询了赵母及其丈夫的银行卡余额及明细。按照宋俊萍的初步估计,赵强大概可以分得遗产30万元。

  “这其中,网上调解帮了大忙。”宋律师说,为了防止当事双方发生摩擦,她采取了背对背的调解方式,在情绪缓和之前并没有着急让双方见面,而是两边单独沟通协调。“我通过网上沟通,把截屏发给双方,信息原原本本地传递,不让双方再发生误解。”直到今年12月6日签订协议时,赵强与继父终于见面,双方都表示相互理解。

  经过反复沟通,双方同意和解、撤诉,赵强继父分两次共支付30万元,当事人双方也由原来针尖对麦芒变成了和睦相处。

  赵强姑姑说:“现在两家人的心结解开了。签协议的时候我也跟孩子说,以后叔叔有啥需要协助帮忙的,要好好沟通配合。”

  “法律援助能够扶起一个家。”宋俊萍感慨良多,“我体会到了法律援助制度的重要性,希望通过律师工作,让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感受到社会的关怀。”

  2013年以来,全国共组织办理法律援助案件500万余件,受援群众超过557万人次

  版式设计:李姿阅

(责编:宋芳鑫、杨晓娜)

推荐阅读

古都商丘“蝶变”:城市让生活更美丽

  闯红灯的少了,公交车上让座的多了,城市“牛皮癣”不见了,背街小巷干净了,河水变清澈了,“商丘蓝”成为常态了,城市更加宜居了……【详细】古都商丘“蝶变”:城市让生活更美丽   闯红灯的少了,公交车上让座的多了,城市“牛皮癣”不见了,背街小巷干净了,河水变清澈了,“商丘蓝”成为常态了,城市更加宜居了……【详细】

关注河南频道微信平台关注河南频道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