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皮鞋匠”老许的烧瓷梦

【查看原图】

赵霖霖 摄

 

人民网郑州2月12日电 (程明辉、时岩)皮鞋生意干了三十年,生意红火却执意转行烧瓷器,还试图复烧神秘的“柴瓷”?村里人说,老许“魔怔了”。摩挲着自己复烧的“青百合花瓶”,老许慢悠悠地说:“他们不懂。”

 

农历腊月二十三,记者来到中牟县官渡镇许村。许道先的“大师工作室”就设在他早年订制皮鞋的作坊内。说是“大师工作室”,其实和附近农家户差不多,低门楼,小院子,不同的是满屋子瓶瓶罐罐。老许也没“大师范”,长年摸索烧瓷,衣服灰溜溜,头发乱蓬蓬,好比白居易笔下的卖炭翁。掀开雨布,一摞摞风化矿石原料堆满角落,“莫道世上黄金贵,不如瓷家一把泥。我烧柴瓷,靠的就是这料,纯天然!”老许一脸自豪。

 

柴瓷,相传是后周世宗柴荣时“柴窑”生产的瓷器,“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是中国瓷器的鼻祖。因目前未发现任何标本,被描述为 “最神秘瓷器”。

 

谈到转行初衷,老许说:“订皮鞋挣钱但不久远。烧瓷器是做文化,搞出来一件精品就不白活。”虽然年过半百,老许不怕从零开始。

 

拉矿石,买设备,问行家,访高人。制坯不会造型,就查阅资料;缺乏审美细胞,就跑博物馆熏陶。老许在“烧制古瓷”的道路上专注潜行,不光自己摸索,还鼓动女儿、女婿参与,大有“愚公移山”的精神。几年来,为了烧瓷,老许把30多年做皮鞋挣的200万积蓄花了个精光,换来的却是不多的瓶瓶罐罐。

 

“瞎子爬坡,我靠的就是笨办法。配方一个一个地试,火候一点一点地调。”老许说,“烧瓷,成功率低,尽管有运气,但说到底还是得勤快。”

 

转行这五年,老许不停地烧制,不停地实验,一件件与古瓷相像度极高的瓷器,逐渐摆满老许的案头。带着自己的作品,老许抓住一切机会向国内钧瓷、汝瓷大师请教,不断改进,终于摸索出了一套独特的烧釉技术。

 

老许坦诚,作为一名农民身份的技能大师,他不图虚名,烧瓷器就是为了感受传统文化美。“泥和火的神奇,只有去经历了才能感受到,就像抚摸人手和塑料,那种美感说不出来,但能感受得到,这就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文化魅力。” 依靠着匠人精神一次又一次尝试,老许从“白脖儿”成长为黑陶制作“郑州市级技能大师”,又到制釉行业精英,他对艺术文化的追求越来越有信心。

 

老许的执着感动了郑州柴瓷研究会。凭借着独道的烧釉技术,研究会去年请老许开始复烧柴瓷,老许终以农民身份闯入“柴瓷江湖”。秘书长柴超彬告诉记者,“老许复烧的瓷器古风犹存。在他身上,看到的是农民大师朴素的钻研精神,日拱一卒,功不唐捐,相信老许一定能获得新收获!”

 

“我说要用一两种原材料烧出柴瓷的天青色,几个同行连续对我说了三个‘不可能’。”老许犟脾气也上来了,“别人说不可能,我就不信!高科技的东西咱不懂,可咱懂勤快。”老许告诉记者,无论柴瓷有多神秘,他只相信一点:受技术所限,瓷器之祖用釉肯定不会多种材料复合,而且最初的瓷器是替代铜不足,所以最可能用自然界原有材料进行配比烧制。

 

从祖籍所在的“新安窑”山上寻原料,试配料比例超过1000种,老许瓷器的釉色越来越迷人,“我用一两种原材料就能烧出来‘天青色’效果,这种瓷品用料环保健康,应该离柴瓷不远了。”说着,老许拿起筷子轻轻敲打他烧制的罗汉碗,“叮——叮——”余音悦耳悠长。

【1】【2】【3】【4】【5】【6】【7】【8】【9】
来源:人民网-河南频道  2018年02月12日11:37
分享到:
(责编:尚明桢、宋芳鑫)
关注河南频道微信平台关注河南频道微信平台